103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65)

DEEP & FAR

 

 

美國最高法院編號10-1150 
Mayo Collaborative Service, DBA Mayo
 Medical Laboratories, et al. v. 
Prometheus Laboratories Inc.

 

吳怡珊 專利工程師

·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

 

 

法院(Diehr一案中的法院)指出基本的數學方程式(例如自然法則) 是不可專利的。但是,其將所請求的方法特徵化為除了提供不可專利的公式以計算更新的警告限值以外,並沒有做其他事。Flook, supra, at 586不像Diehr一案中的方法,其不解釋公式中所使用的變數是如何被選擇,該申請專利範圍也沒有包含關於作用中的化學方法或關於起始警告或調整警告限值的手段的任何揭露內容 Diehr, supra, at 192, n. 14;亦請參考Flook, 437 U.S., at 586該方法中的其他步驟亦沒有將該請求項限定為特定應用。再者,即使把公式放在一旁,牽涉烴類的催化轉化的該化學方法、監控化學方法變數的實務、觸發警告之警告限值的使用、警告限值必須被重新計算和重新調整的概念、以及電腦用於自動監控警報的使用都是習知的,並達到在所請求公式的應用中並沒有創造性概念的地步。Id., at 594。法院寫道:單純的傳統或顯而易見後解決方法活動”“無法將不可專利的法則轉化為可專利的方法Id., at 589, 590

我們面前的申請專利範圍呈現一個情況,即其可專利性既弱Diehr案中的專利適格請求項,也並不比Flook案中不可專利的請求項強。

除了挑選出相關群眾(即那些投予硫嘌呤藥物劑量的人),該請求項僅告訴醫生(1)(以某種方式)測量相關代謝物的當前量。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