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65)

DEEP & FAR

 

 

商業方法請求項之可專利性的限制指引()

 

蘇之勤 專利工程師

· 交通大學材料系

· 政治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

 

 

儘管許多對於專利法有興趣的人希望該判決能提供下級法院、從業人員以及專利申請人清楚的指引,該判決即使有,仍未提供太多清楚說明。該判決包含許多意見,但沒有半個得到法院中多數支持,像是由什麼構成可專利標的?或是什麼要從商業方法請求項中的可專利標的排除?因此,在公佈他們的判決時,沒有決議出指引下級法院的約束性法律。在沒有得到來自上訴法院之明確指引的好處的情況下,很有可能發生當下級法院對於專利中商業方法請求項作成意見(其可能互相衝突)時,將依然有含糊不清的地方。

 

有件事仍是明確的,抽象概念或是單就人力程序的自動化不具可專利性。因為該議題仍是進行中之訴訟的主題,法律可能會持續發展(縱使專利已可准)。考慮到構成可專利標之合意依然缺乏,可准專利中非常上位的請求項,(即使這些請求項可能很有價值),面對著接續之訴訟判無效的風險。

 

因此,無論可行於否,專利揭露以及請求項應提供超越想法之簡單實施方式的細節,以及應保持與機器或轉換測試一致。此外,請求項應以群組方式撰寫,可能增加實際可行的限縮以在之後可能的法院判決中,擁有讓請求項存活的最佳機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