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5月號     (265)

DEEP & FAR

 

 

商標與人權:

油與水?或巧克力與花生醬?

Megan M. Carpenter

 

蕭旭廷 程序二組副主任

.文化大學法律學系

.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

 

 

    因此,這並非顯著的跳躍,這些關於財產權被用為「一為少數持有財富者對抗大多數無財產之貧困者之防禦的爭論,以及這樣做,是因私有財產之定義實際上包含人類:奴隸、農奴以及女人」。因此,個人之財產權可能會嚴重的危害他人之自主權。

    擁有財產之基本人權以及其不被任意剝奪,被包含於西半球每一國家之憲法中,並為現代地區及國際規模人權文書之標準條款。世界人權宣言(The UDHR)賦予每個人單獨擁有私人財產之權利以及同他人合有的所有權,以及不被任意剝奪財產之權利。[1]財產權亦被明定於法國人權宣言[2]、美國人權法案[3]以及非洲人權和人民權利憲章[4]之中。

A. 財產權適當定義:這是我的一捆木棒!

    對定義商標的反抗,與或許一般地智慧財產,作為財產通常源自於對某物擁有絕對支配之誤解。該財產觀念起源於十八世紀初期。[5]當時,財產權構思其主體為一體,可被擁有及掌控,並且其所擁有的權利為絕對的。於之後的十九世紀,然而,我們開始見到非實體之財產,法院開始保護不能符合實體定義的財產之利益,不論單方或兩方面。

 



[1]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七條「第一款:人人得有單獨的財產所有權以及同他人合有的所有權。第二款:任何人的財產不得任意剝奪。」

[2] 法國人權宣言,第十七條「財產是不可侵犯與神聖的權利,除非當合法認定的公共需要對它明白地要求,以及已預先公平地得到補償的條件下,任何人的財產乃皆不可受到剝奪。」第二條「所有人民皆有自由、財產、安全與反抗壓迫之權利。

[3] 美國人權法案,第五條修正案「無論何人不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被剝奪生命、自由或財產。非經給予公平賠償,私有財產不得充作公用。

[4] 非洲人權和人民權利憲章,財產權利應受到保障。除非為了公共需要或者為了整個社會的利益並依照適當的法律規定,否則不受侵犯。

[5] 舉例來說William Blackstone描述財產權為「獨自及專橫的支配,而一人可要求及運用於全世界之外在事務,其為完全排除全宇宙任何其他個人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