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月號 道 法 法 訊 (266)

DEEP & FAR

 

 

在智慧財產權上的權力分立:

以二十一世紀公平交易法平衡

全球智慧財產權或獨

 

 

尹懷哲 專利一組副主任

中原大學心理學學士

佛光大學政治研究學所碩士

 

 

(續前文)

大部分在雙邊或多邊協定下談判的規則或條款被認為超出TRIPS的範圍。因此,各方國家對智慧財產保護與執行有更高的責任。例如,美國在2004年與新加坡訂自由貿易協定。在該協定中,美國將延長著作權持續期間的條款[1]。結果,新加坡採用了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條款。這個採用在新加坡增加了著作權保護的水準,並很可能有益於美國。

此外,一群已開發國家最近試著經由反仿冒貿易協定(ACTA)建立更堅強的國際智慧財產行使與保護。在2011101日,八個ACTA談判伙伴,包括澳洲、加拿大、韓國、日本、紐西蘭、摩洛哥、新加坡與美國,簽署了將成為史上高標準智慧財產權行使的多邊協議[2]。這些國家同意逐漸增加的堅強與有效率的全球經濟的重要性,以一致的努力來對抗商標仿冒,著作權盜版與暗中傷害所有國家的文化、大眾健康與安全的現象。ACTA會藉著有效地對抗全球激增的商業規模仿冒與盜版而強化國際法架構。此外,ACTA包含創新條款,以加深國際合作與促使堅強的智慧財產權的行使[3]

 



[1] 參見U.S. Free Trade With Singapore: America’s First Free Trade Agreement in Asia, EMBASSY OF THE UNITED STATES SINGPORE (Dec. 13, 2002), http://singapore.usembassy.gov//121303.htm (新加坡同意延長著作權作品的期限成與美國標準及國際趨勢一致)

[2] 參見Anti-Counterfriting Trade Agreement, art. 39 n. 17, 可於下述網址獲得 http://www.mofa.go.jp/policy/economy/i_property/pdfs/acta1105_en.pdf (上次訪問時間20121118日)(列出許多反仿冒貿易協定的簽約國);並參見Susan K. Sell, TRIPS Was Never Enough: Vertical Forum Shifting, FTAS, ACTA, AND TPP, 18 J. INTELL. PROP. L. 447, 447 (2011)(聲明反仿冒貿易協定是迄今最廣泛的多國智慧財產協定)

[3] 參見ACTA, supra note 78, at art. 7(做出有效的民事司法程序允許權利人行使其權利);並參見Margot Kaminski, The Origins and Potential Impact of the Anti-Counterfeiting Trade Agreement (ACTA), 34 YALE J. INT’L L. 247 (2009) (解釋ACTA開創為了檔案分享增加刑事懲罰的執法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