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月號 道 法 法 訊 (266)

DEEP & FAR

 

 

美國最高法院編號10-1150 
Mayo Collaborative Service, DBA Mayo 
Medical Laboratories, et al. v. 
Prometheus Laboratories Inc.

 

吳怡珊 專利工程師

·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

 

 

除了挑選出相關群眾(即那些投予硫嘌呤藥物劑量的人),該請求項僅告訴醫生(1)(以某種方式)測量相關代謝物的當前量,(2)使用(該請求項所列出的)特定(不可專利的)自然法則來計算當前毒性/無效用限值,以及(3)鑒於該法則來重新考慮藥物劑量。這些指示除了那些早已被領域內人士從事過的已熟知、常規及傳統的活動以外,並沒有對自然法則加入任何特定事物。再者,因為它們是必須要被採取以應用系爭法則的步驟,其效果僅是告訴醫生,在治療他們的病人時,以某種方式應用該法則。Diehr一案中的方法並沒有這樣的特徵,而Flook一案中的方法大致上具有這樣的特徵。

其他案例也對這一觀點提供進一步的支持,即僅僅附加一些傳統的步驟(以高度概括性的步驟被指明)至自然法則、自然現象和抽象概念,並不能讓那些法則、現象和概念具有可專利性。此法院先前已在英國的案例Neilson中詳細討論,Neilson一案牽涉專利請求項,其提出了非常類似於目前我們面前的問題的法律問題。其專利申請人宣稱一請求項用於空氣的改良應用,以產生爐火、煉冶場及火爐中的熱,其中鼓風裝置是必需的。[該發明]將以如下方式應用:由該鼓風裝置產生的鼓風空氣或空氣流是從該鼓風裝置傳遞到被製成足夠強以承受鼓風的空氣容器或貯存器;並藉由筒、管或孔,透過或從該容器或貯存器進入爐火,貯存器透過從外部施加的熱,被保持在人工加熱的相當溫度。”Morse, 15 How., at 114-115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