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月號 道 法 法 訊 (274)

DEEP & FAR

 

 

美國最高法院編號10-1150 
Mayo Collaborative Service, 
DBA Mayo Medical Laboratories, et al. 
v. Prometheus Laboratories Inc.

 

吳怡珊 專利工程師

·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

 

 

這些主張反映出一個事實:即使以專利獎勵那些發現新自然法則之類的人可能會激勵其發現,但是那些法則和原理一般被認為是科學和技術工作的基本工具Benson, supra, at 67。因此有一個危機,即授予阻礙那些法則和原理的應用的專利會抑制以那些法則和原理為前提的未來創新,亦即當被專利的方法僅提供“應用該自然法則”的指導,或是比起基本的發現所能合理的正當化,反而排除更多未來發明,而變得尖銳的危機。參考Lemley,  Risch,  Sichelman, & Wagner, Life After Bilski, 63 Stan. L. Rev. 1315 (2011) (下文中稱之為Lemley)(爭辯§101反映這方面的擔心);也參考C. Bohannan & H. Hovenkamp, 在沒有約束的情況下創造:促進自由和競爭的創新 112 (2012) (方法專利的一個問題是其申請專利範圍愈被更抽象地描述,也就更難去精準地決定其所涵蓋的範圍。 他們冒著被應用到並非專利權人所預料的廣泛情況下的風險)W. Landes &R. Posner, 知識產權法的經濟結構305-306 (2003) (基本真理的專利法的排外反映了如果可以在其中得到所有權,將創造對它們尋求租金的巨大潛力,以及將施加在[那些真理的]潛在用戶上的巨大交易成本”)

此處的系爭自然法則是狹義的法則,其可能具有受限的應用,但是體現他們的專利請求項仍然涉及這種擔憂。他們告訴治療的醫生去測量代謝物的量,並根據他們所描述的統計關係去考慮所測得的結果。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