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月號 道 法 法 訊 (274)

DEEP & FAR

 

 

最高法院認為基因為
專利不適格自然產物

 

黃郁靜 資深專利工程師

•陽明大學物理治療系

•陽明大學生物藥學所

 

 

    V.先佔的幽靈

    排除專利適格性原理的目的為何?為何Myriad中法院認為將分離的基因明確地從專利領域排除是重要的?表面的答案是過度專利權可能妨礙、而非促進專利制度下的憲法目的科學和實用技藝的進步的明顯疑慮。儘管法院在BilskiPrometheus中聲稱專利應不能擴及至 先佔自然法則的用途,以免這種先佔據有抑制創新的不良效果,在此法院表達其專利不應 阻礙” “科學與科技工作的基本工具而藉此 抑制未來創新的信念。

 

    但此觀念在此有正當理由嗎?而法院是作出該決定的合適主體嗎?舉例來說,Myriad的政策是其 允許科學家自由地進行對BRCA1BRCA2的研究,研究結果已經是超過”8,000篇對其研究報告的出版,"相當於超過18,000位科學家的成果。由基礎研究者對已專利基因在整個專利年限中的持續研究,實與基礎科學研究者通常不受他們的工作可能侵犯第三人專利權之疑慮的妨礙的證據相符。說明基礎研究上普遍缺乏專利的先佔效果的理由之一,是基礎研究者不知道這些專利或者因為他們認為他們的行為落入侵權責任的 研究豁免,而使他們真的侵害專利。對他們來說,產業專利擁有者容許其專利權被基礎研究者侵害,部分是因為 微薄的預期收益與對這些被告及大學提出訴訟產生的惡名,使他們打消如此做的念頭,況且允許這種侵權 能夠增加已專利技術的價值。如果法院如此考慮阻礙進步的專利,其不處理基因專利實際上並未先佔而事實上促進科學發展的強烈證據是令人好奇的。的確,法院1980年的Chakrabarty判決,認可了基因改造細菌的專利適格性,咸信其成就了強大的美國科技業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