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4月號 道 法 法 訊 (276)

DEEP & FAR

 

 

智慧財產法院應否革新、廢除或改名(十三) 
 

蔡清福 律師

· 交大航技系輪機組畢業

· 輪機高考及格

· 輪機甲種特考及格

· 台大法律系畢業

· 律師高考及格

· 東吳法碩甲組碩士

· 創立道法法律事務所

 

 

自情理法之傳統社會走向法理情民主時代過程中,似乎無可避免殘存太多之偏執與堅持。例如,自由心證之精義應在於免於恐懼或壓力下,依法論理衡情為審理或判決,乃或有法官竟無限上綱之,而誤認為:我處斯位,乃天命奇妙之安排,令我得代天而掌人間正義論斷權柄,幸莫大焉!遂依幻想與不成熟之心態,恣意認事用法,哀莫大焉!此外,或許筆者法律根基不足,迄今仍未理解法官懷藏心證秘密之原因或理由。筆者強烈認為,處今法律發展若斯之時代,所有司法弊病皆可藉心證公開而解決。司法院不此之圖,竟大費周章或貲費另搞參審或觀審,實屬誤入歧途。因心證不公開,遂讓智慧法院或法官成為恐龍;而專利訴訟牽涉科技或艱深知識,或微妙法律與科技之交互作用,致一或三法官已難全盤掌握案情肯綮,而因法官勇為自認偉大之判決,卻常釀成不倫不類之荒唐判決,致智慧法院成為阻礙國家進步原動力之一,故有些重要廠商因使用結果失望而不再申請專利專利,豈非必然之發展結果?

無可否認,很多法官很認真,也不少法官懷抱司法理想踏入智慧法院,但如真存有以上問題,結果仍將徒勞乃可預期。四維企業因逢創業六十周年,特於去年三月二十一日在台大霖澤館舉辦「免刀膠帶訴訟之檢討與啟發」研討會。筆者因受邀主講民事訴訟部分,遂藉機批判現行智慧法院之審判實務,並感懷在前一月於印度孟買參加國際研討會主講台灣專利法時,美國或歐洲國家律師或代理人介紹引人入勝之各地判例或實務新發展,反觀台灣判決,毫無殊勝之處,因而感慨發言,如找筆者前去智慧法院上一堂課,或可稍微改善。十日後,專利師公會寄來智慧法院李得灶庭長於去年三月三十一日所擬之「智財審理再精進  以專利為中心」之草稿。於含有大量心證公開要素之該草稿中,有如次之精進計畫:

l   第一次言詞辯論後十日內,技術審查官應就申請專利範圍之解釋提出技術報告,法院並應於二十一日內,確定申請專利範圍且以言詞或書面向當事人公開:法院就申請專利範圍之解釋及所認定之範圍如能公開或宣示,則當事人即能知攻防之重心,顯當更能訴訟聚焦與釐清事實及法律疑義。

l   第二(/或三)次言詞辯論後十日內,技術審查官應就專利有效性(/或侵權與否)提出技術報告,法院並應於二十一日內,就專利有效性(/或侵權與否)公開其心證:法院就專利有效性(/或侵權與否)如能公開或宣示,則當事人非但即能知所攻防,更無須傾家蕩產預繳鉅額之訴訟費,誠屬進步之司法舉措。

l   第二(/或三)次辯論終結後,法院預向當事人說明,如專利無效或未侵權,將為終局判決;如有侵權,則為中間判決,另行審理損害賠償額度。

l   草稿指出「法官公開心證應在辯論終結後」,此乃精進是否成真之關鍵。因此句話夾帶在損害賠償審理中,未知李庭長真意係指僅於損害賠償之審理有其適用,抑或不論何次辯論皆有其適用?如係前者,精進程度較大;如係後者,程度有限。蓋,公開心證之核心價值在於法院不當或錯誤之心證能及時獲得當事人矯正,而不在於是否最終(如於判決書中)真有公開。因如係後者,常救之無及矣!按,一審有誤,二審續錯之可能性高;二審有誤,三審不理之機率甚高。詳言之,公開心證之價值不在滿足當事人之好奇,而在保證訴訟指揮審理之方向正確及內容精確無誤。易言之,如心證公開於每次言詞辯論終結後,則前述崇高理想委無著落,此種心證公開除能令當事人及早知所進退或決定退場時機外,價值何在?與目前審理制度,或於判決書中公開心證相較,進步為何或若干?

l   進一步言之,公開心證之主要目的在於使法官之認事及用法方向接受當事人之檢驗及探討。如公開心證後,訴訟方向及內涵即須依該心證內容進行,縱有誤或不當亦不可改易或調整,則此種心證公開並無意義。如李庭長之意思在此,或許係考量:訴訟指揮乃法院之權限,如認事或用法之「大權」旁落,則法院豈係法院、法官尚稱法官乎?非也,訴訟之進行並非僅有法官及其一當事人,尚有利害完全相反之另一當事人。上焉者,法官以無上之睿智及傲人之專業知識,以理及法折服兩造當事人;下焉者,法官援另一造以為己助,而抵禦或制服一造之胡鬧或無理糾纏,或並繼之以維持法庭秩序之無上權威,何懼乎權威之失落?

l   吾人真心期盼李庭長所言「法官公開心證應在辯論終結後」,僅於損害賠償之審理有其適用,且於筆者將以上理由送其考量後,於各階段審理皆完全或適度公開心證,則國家及專利使用人民幸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