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77)

DEEP & FAR

 

 

美國最高法院編號10-1150 
Mayo Collaborative Service, DBA Mayo 
Medical Laboratories, et al. v. 
Prometheus Laboratories Inc.

 

吳怡珊 資深專利工程師

·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

 

 

此外,如我們先前指出的,即使是狹隘的自然法則(如我們面前的這個)也可能抑制未來研究。參考supra, at 17-18

無論如何,我們的例子並未根據他們所體現的原則是否足夠狹隘來區分不同的自然法則。參考,例如Flook, 437 U.S. 584(認定狹隘的數學方程式是不可專利的)。並且這是可以理解的。法院和法官在制度上沒有非常適合做出須要區分不同的自然法則的各種判決。因此,判例贊同明確線禁止,其禁止將專利授予自然法則、數學方程式及其類似者,明確線禁止是作為對根本的“建築磚”擔心稍微更容易管理的代理。

第三,政府認為,實際上超出自然法則本身陳述的任何步驟應將不可專利的自然法則轉換為足以滿足第101條要求的潛在可專利的應用。美國法庭之友的陳述。政府不必相信僅最小限度地延伸超過自然法則的請求項(像是我們面前的請求項)應被專利。但是依其觀點,其他法定規定(堅持所請求方法是新穎的35 U.S.C. §102、所請求方法根據先前技術並非顯而易見§103、以及所請求方法被充分、清楚、簡潔並確切地描述§112)可執行此篩選功能。特別是,其陳述這些請求項可能因缺乏§102所規範的新穎性而失格。

然而,此方法將使自然法則的§101可專利性例外成了一紙空文。此方法因此並未與先前的法律一致。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