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6月號 道 法 法 訊 (278)

DEEP & FAR

 

 

 
受保護的創新及成功()

 

鍾國誠 專利一組副主任

•台北工專工業工程學科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碩士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博士

 

 

在創新經濟學中,我們經常談論第一和第二Schumpeter以辨識創新的模式。第一模式敘述典型的車庫型產業,其為經常應用一般性可利用知識的真實企業家所始創。當Schumpeter感覺到創新過程本身已經經受創新時,他在哈佛大學於1940年代發展出第二模式。它不再發生在「車庫」中,而在大型集團的實驗室們中,其中它們對於創新採取戰略的和系統性的切入。我關於創新之永久性工作的重要性的論點是相關於後面的情況。在所建立的工業中,一旦你已經累積過往一段漫長時間期間的知識,你僅僅在特定產品線中是技能好的。當你已經在某個產業中愈久,你就變得愈佳,且對於沒有經歷進入市場的那個學習過程的局外人而言是更困難的。另外,回到我關於美國的評論:在就創新而言,你於歷練上累積(緘默)知識是重要的業界中,它們做得特別差。」

在另一方面,美國在具有較高成長態勢的業界中是非常好的。對於一個國家而言,那不是更可取嗎?

「是的,但是在特定時刻,問題出現:從矽谷來的成功故事現在已經變成如此壯大,以致它們能夠不再以車庫產業運作,但是正變成愈來愈依賴於所累積知識。那對於它們來說能夠形成問題,且在那方面,如果有一天蘋果公司被具有非常強烈集體主義文化的公司,三星或聯想公司超越,我將不感到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