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6 月號     (278)

DEEP & FAR

 

 

商標與人權:

油與水?或巧克力與花生醬?

Megan M. Carpenter

 

蕭旭廷 程序二組副主任

.文化大學法律學系

.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

 

 

此外,財產權隨著時間不一定依然靜止;如同水權根據什麼(及多少)水在給定時間於給定位址而演變,商標權根據消費者的認知而衰退及流動。有許多枝在整束中,而商標權享有其中多數:使用的權利;轉讓的權利;擁有的權利;排他的權利。再者,這些權利不論在商標法或不動產法中都不是絕對的。

 

與商標類似者可以在可決定的費用之不動產利益中被找到,一個完全可決定的費用是一根據持久的語言及特定事件為條件的利益。一可決定的費用可能永久持續,但如果財產不以特定方式使用,則它可能終結,亦即,在一特定事件的發生或不發生上,在這時候財產利益自動地終結。一個可決定的費用的例子是當一擁有者移轉一利益「(只要巧克力留在花生醬裡,就)A及其繼承者,而如果巧克力不在花生醬裡,則給B」。在那個情況下,A有一個完全可決定的費用,是以對該財產的特定使用為條件,如果A停止以明定的方式使用它,而與使用條件不相符,則財產利益終止。可決定的費用類似於一商標,也是一有使用條件的財產利益。如果商標擁有者允許該標誌以其他方式被使用,則該財產利益終止。這樣的條件並不排除,也不影響商標作為一財產利益之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