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6月號 道 法 法 訊 (278)

DEEP & FAR

 

 

在評估直接侵害著作權請求項以對抗科技提供者的主張中意志所扮演的角色

 

周大鈞 專利工程師

•元智大學電機學系

•台灣科技大學電子所肄

 

 

Cablevision公司爭辯說,它並沒有直接侵犯原告的重製權,因為它頂多只為客戶提供進行複製的機械。在一整天的馬克曼式(Markman-style)聽證技術如何運作之後,區法院不同意Cablevision公司就其用戶通過RS-DVR的複製節目僅僅是一個被動的參與者。取而代之地,法院認定“該RS-DVR顯然是一個服務,以及“在提供這種服務Cablevision公司確實進行該複製

  根據區法院,RS-DVR完全不像一個獨立的機械部件:沒有Cablevision公司與其用戶之間的持續關係,它不能正常工作。Cablevision公司會(1)決定哪個節目頻道可供錄影;(2)提供其內容;(3)儲藏,操作和維護設備的其餘部分,來使錄影的過程成為可能;(4)在它的“頭端”維護設備的實體控制;(5)在頭端監視該節目串流並保證伺服器運行正常;以及(6)決定有多少記憶體來配發到每個客戶以及為每一位客戶在其設備的硬盤上決定預留儲存容量,此會增加額外費用。為了使RS-DVR可操作,Cablevision公司必須藉由分割聚集的節目串流成一第二串流、重新將它格式化,並將其重新將它路由到伺服器,以重新配置在其頭端接收的線性頻道節目信號。總之,根據區法院,儘管複製將在客戶的要求下進行,而Cablevision公司將提供被複製的內容,Cablevision公司將是“做”了該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