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85)

DEEP & FAR

 

 

 
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論述地區法院在
評估專利損害、專家證人證詞及合理
專利權利金證據上的角色                                   
                                  

 

吳佩玲 專利二組主任

.台灣大學農藝系學士

.台灣大學農藝所碩士

 

 

VI. 聯邦法院判決

在上訴中,聯邦巡迴法院按Jimmie V. Reyna法官的意見裁定僅僅根據地方法院關於’949專利權的不當權利要求解釋而駁回是正當的,指出錯誤的解釋玷污了地方法院的損害分析。但是法院也認定因為更根本的法律錯誤而駁回是正當的,即,地區法院(1)沒有考慮主張的權利要求的全部範圍;(2)質疑當事方的專家做出的結論;(3)取代自己的判斷,而不是簡單地評估所提出的專家意見的可靠性。

值得注意的是,聯邦巡迴法院批評地方法院曲解了其關於專家證言的守門人角色。法院指出法官必須謹慎不要超越其守門人的角色,而去權衡事實、評估結論的正確性、施用其自己的方法論、或判斷可信性,包括一個專家對另一專家的可信性。這些任務只保留給事實調查者。

論及地方法院以僅因為消費者對於魔術觸控板會支付比滑鼠更多只不過告知人們他們會支付什麼以避免因為他們的滑移手指事實上未垂直於螢幕所致偶爾滑移不成功為理由對Napper博士有關’949專利的專家意見的駁回,聯邦巡迴法院聯指出這種只獨立關注於個別請求項限制是錯誤的。法院還指出地方法院未能考慮Napper博士的原則和方法是否健全、或者他是否依靠足夠數據。法院重申,適當探究鑑於受侵害請求項的全部範圍,評估專家的方法論。根據其結論,Napper博士的證詞是以可靠方式應用的可靠原則和方法的產物、且由合法充分的事實和數據支持,上訴法院認為他的證詞是可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