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85)

DEEP & FAR

 

 

在專利審理暨訴願委員會中的多方審查:前十大清單(之十)

 

賴以斌 專利二組副主任

· 東吳大學微生物學系

· 中興大學分子生物研究所

 

 

在聲請的基礎上決定某些或全部被挑戰的請求項可能是不可專利性的制度性決定,在任何和解討論中因此變成一種強大的談判工具。因為沒有發佈任何最終判決,IPR的終局避免了在地方法院及在USPTO兩者的所有禁反言後果,儘管因為不同原因,早期和解與終局對聲請人及專利所有權人兩造可能一樣重要。

8.速度(較快的)。除了最快速的地方法院訴訟之外,IPR比什麼程序都快。根據法律,全部程序從開始到結束(不包括上訴到聯邦法院)花費18至最多24個月。目前,PTAB已顯露出厭惡做任何事,或者厭惡允許專利所有權人(或聲請人,對於那個問題)以任何實質方式做出拖慢程序的任何事。雖PTAB的標準時間表順序設定的某些期限可能被私人因素延展,除了在少數情況下,其他事項證實出本來就無法延展。

9.中止(可能的)。與完成多方再審查的無限制時間相比,相對快速的IPR的一個主要結果是,大部分的地方法院法官鑑於所提起的IPR程序會同意中止侵權訴訟的聲請。雖許多法院只要提出IPR聲請就允許中止聲請,大多數的法官會延遲中止聲請的決定,直在PTAB決定是否回應該聲請案而開始IPR審判之後,因此導致在聲請決定前,最多六個月的額外地方法院訴訟。因此,越快提出聲請,被告/IPR聲請人將越能夠進行其中止聲請。

當訴訟開始進行時,對IPR提出聲請案後接著中止聲請,對被告而言,正快速地變成標準作業流程。在2014年一月初時,LEXIS®研究指出,已有74件的判決被發佈來中止繫屬IPR的聲請,當訴訟案件的時間軸被認為是沿著IPR在那時可用的大約16個月時,這是一個看起來一定是有意義的數字。實際上無疑的是,已提出中止繫屬IPR聲請的新侵權訴訟百分比正快速地爬升。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