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85

DEEP & FAR

 

 

 
EPC140條不再可用於整理在G1/10之後的專利

 

朱珮柔 專利一組副主任

      台灣大學農化系

      台灣大學微生物與生化學研究所

 

 

很不可思議地,擴大上訴委員會似乎將相同的標準歸屬至根據第140條的決定中關於「明顯錯誤」修正的如此明顯的錯誤,第140條指明其應屬錯誤之發生,以及何為所欲,乃極其明顯者。然而,何為所欲者從決定本身應不必然是清楚的,但是可能會因檢閱檔案而變成明顯(T1093/05,法律理由67)。這是否意味著:只要在申請歷史檔案中何處澄清何為真正所意味者,核准專利中所做出的錯誤應由何為所欲者在心中置換?這將會施加重大的責任於第三方,其為擴大上訴委員會想要藉由此決定所欲保護者。

擴大上訴委員會不僅留下一個空白(何為立即明顯以及何為非?),且因為涉及核准專利,委員會稍微超過它的管轄範圍。核准後,歐洲專利局只能在異議以及限制程序扮演角色,且歐洲專利的保護範圍是由內國法律所決定的。在歐洲,內國法院遇到在法律程序中使用申請歷史檔案以及甚至敘述可能用於解釋申請專利範圍的程度上仍然有不同的想法。例如:一個錯誤在一個國家可能是明顯的,在另一個國家可能是不明顯的,這會導致非常不同的保護範圍。

幾乎無疑地,當準備法律理由8時,擴大上訴委員會無法想像上述的結果。實際上事情會如何運作仍待觀察,但是我們知道很多:第三方必定會注意的,且不會盲目地依賴已核准的申請專利範圍。基本原則是第三方可能會假定已核准的申請專利範圍是正確的,雖然他們應該會在更正的格式中讀到明顯的錯誤。未來的判例法應該確認介於明顯不明顯之間的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