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4月號 道 法 法 訊 (312)

DEEP & FAR

 

 

變革性使用的檢驗在平衡宣傳權與第一修正案權利上已經取代了第二巡迴羅傑斯檢驗?

 

周大鈞 專利工程師

元智大學電機學系

台灣科技大學電子所

 

“喜劇三”案件的法庭提出了五個相關因素,以確定一項工作是否具有足夠的變革性,以值得“第一修正案”的保護。首先,如果名人肖像是“合成原創作品的”原材料“之一,”更有可能發生變革(對比於“名人的描繪或模仿是系爭作品的總和實質)。第二,如果“主要是被告自己的表達”,作品是受到保護的(只要這個表達方式並非是“名人肖像”)。這需要檢查是否可能購買者的主要動機是購買名人的複製品或購買藝術家的表現作品。第三,為了避免對“藝術貢獻的品質”作出判斷,法院應進行“更多量而非質”的查詢,並問“文字和模仿或創造性元素在作品中是否占主導地位”。第四,法院確定了一個“輔助調查”,其於接近的案例下是有用的:是否“受挑戰的作品的可銷售性和經濟價值主要來自於所描繪的名人的名聲”。最後,法院指出:當藝術家的技能和才能顯然從屬於創造名人傳統肖像的總體目標,以便在商業上利用他或她的名聲,“作品不是變革的。

    加州最高法院在適用這一檢驗時認為,Saderup對三個丑角的描述沒有得到保護,因為它們是文字和常規的,缺乏足夠的創意投入,並且旨在利用三個丑角的名聲換句話說,作品沒有包含確保第一修正案保護的變革性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