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5月號 道 法 法 訊 (325)

DEEP & FAR

 

 

加班申請制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故意或過失

 

 

蔡律 律師

臺灣大學法律學學士

臺灣大學法律學碩士

德國哥廷根大學法律學碩士

律師考試及格

 

    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字第299判決謂:「行政罰法第7條第1項明定:「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予處罰。」其立法理由並謂:「現代國家基於『有責任始有處罰』之原則,對於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處罰,應以行為人主觀上有可非難性及可歸責性為前提,如行為人主觀上並非出於故意或過失情形,應無可非難性及可歸責性,故第1項明定不予處罰。」是,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乃行政罰之客觀構成要件;故意或過失則為行政罰之主觀構成要件,兩者分別存在而個別判斷,尚不能以行為人有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即推論出該行為係出於故意或過失。…。本件上訴人未加給勞工洪逢苓等2人前述延長工時工資而有違反行為時勞基法第24條規定之行為,固經認定如前,惟依前揭規定與說明,尚須被上訴人主觀上有出於故意或過失情形,始得依同法第79條第1項及第3項規定處罰。被上訴人是否具有故意或過失之行政罰主觀構成要件,亦即被上訴人主觀上有無可非難性及可歸責性,其事實應由原審法院調查及認定。」

北高等行政法院107年度訴更一字第61號判決並謂:「是綜合以上證言,足見並無證據證明黃欣儀及洪逢苓之主管謝秉宸、王木村等人,對於黃欣儀及洪逢苓延後下班之事實為明知,難認原告為故意。至於原告之人事主任劉春錢雖於105118日之勞動條件檢查會談紀錄陳述略:「問:貴公司如何管理勞工差勤?答:每日篩選出勤異常名單,早於1800刷下班卡,晚於1900刷下班卡者,再逐一以電話提醒(較晚者21點以後)勞工申請加班1920點左右的用email通知。員工皆表示確實在從事工作,人資只能提醒,無法強迫他們申請。數位員工表示沒習慣申請,認為完成工作是本分,或認為加班是能力不好」,然依其於本院之結證證言,其係於被告105112日實施勞動檢查後,依被告勞檢官員之指示,命其應於105118日至被告處所接受會談,劉春錢乃於105112日調取員工出勤刷卡紀錄,方知黃欣儀及洪逢苓有刷退逾時延後下班之事實,換言之,由於黃欣儀及洪逢苓於10581日及84日並未申報加班,故劉春錢截至105112日勞動檢查前,尚不知黃欣儀及洪逢苓於10581日及84日確有延長工時提供勞務之事實,則被告指原告為故意,即非可 (7)又依原告工作規則第22條規定:「員工因業務需要得延長工作時間,其延長之工作時間以加班計。有關加班之規定,依『加班管理辦法』辦理之」。加班管理辦法第1條規定:「本辦法依工作規則第22條規定訂定之,凡本公司同仁均依本辦法辦理之。」第3條規定:「本公司同仁因業務需要處理延續之公務或主管指示必須處理急要公務,而需於正常上班時間外,在處理公務場所繼續工作者,得經申請同意後加班。」第4條第2項規定:「申請加班應事先填寫『加班申請單』,呈請權責主管核准,並於次月10日前送至人資中心作業,逾期未送或未符本辦法有關規定者不計加班費。但臨時由主管指定加班者,得於翌日補辦加班申請。」上開工作規則亦經原告依被告核備後建置於原告網頁(見發回前本院卷第27-3898-99頁),而洪逢苓及黃欣儀之前亦曾申請過加班(見發回前本院卷第119146147),謝秉宸及王木村並證稱:「下屬如果申請加班,都會同意,未曾不同意」(本院卷第151筆錄)堪認原告主觀上應係相信洪逢苓及黃欣儀如有延長工時提供勞務之情形,必會依規定申報加班。則對於本件不知渠二人於10581日及84日延長工時提供勞務,而未給予延長工時工資,亦難認有何可非難性及可歸責性。

由上述實務見解可知,勞動局如無證據證明公司之主管對於勞工加班之事實為明知,即難認該公司有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故意。又如公司係在勞動局實施勞動檢查後,調取員工出勤刷卡紀錄,始知勞工之下班時間,亦即由於勞工並未曾向該公司申請加班,故該公司截至實施勞動檢查前,尚不知勞工有逾時未刷退之情形,則該公司並無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故意。又公司如採取「加班申請制」,其關於加班申請制之內部規章或勞資會議記錄亦經該公司公告或提供予所有勞工閱覽,且凡勞工申請加班者,該公司原則上均會同意,並無蓄意刁難之情形,則應可認為該公司主觀上信賴勞工如有加班之情形,必會依內部規章或勞資會議記錄之規定申請加班。該本公司如因勞工並未曾向其申請加班,而不知勞工有逾時未刷退之情形,致未給付加班費,亦應無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過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