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05月號 道 法 法 訊 (325)

DEEP & FAR

 

 

◎智慧財產法之實務

 

蔡豐德 專利工程師

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

 

有效性及可專利的實質內容:

假如該請求項是抽象的,那麼該法院必須考慮該請求項是否增加足夠的附加資料以形成一種將該不適格的實質內容變成一種專利適格的實質內容之“發明概念”。請求一種使用一般的及傳統的元件之抽象概念,諸如標準電腦科技、是不充分的。自從Alice案被判決,已成為在地方法院及聯邦巡迴之一種使許多軟體及商業方法專利無效的基礎。再者,法院早已樂於在本案抗辯期間依據Alice案、且無正式的請求項解釋下,使專利無效。

費用移轉:

依據 “美國規則”,在訴訟中的各方對他們自己的法定費用及成本一貫自行負責。專利法案規定:“法院在特殊的案例可以判合理的代理費給勝訴方”。然而,如在Brooks Furniture Mfg., Inc. v. Dutailier Int艞TMI, Inc. 所示,由於釋明一件案子是“特殊的”需要藉由清楚及令人信服的證據即(a)該案涉及“重大的不適當引導”或(b)既“客觀地無基礎”而且“帶入主觀的惡意”之證明,對雙方要依據該條款而取得賠償費一直是困難的。

Octane Fitness, LLC v. Icon Health & Fitness, Inc.案中,最高法院藉由認定:“關於一個當事人的訴訟立場(同時考慮此據法以及該案的事實)之實體的強度或該案被訴訟之不合理方式,一件'特殊的'案子僅僅是較其他顯著者”,而使獲判費用更為容易。(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