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10月號 道 法 法 訊 (342)

DEEP & FAR

 

 

當世界發生碰撞時:打擊仿冒藥的智慧財產權和公共衛生意涵

 

周大鈞 專利工程師

•元智大學電機學系

•台灣科技大學電子所肄

 

    這種替代方案為智財權的執行與公共健康帶來了許多好處。首先,將刑事行為與民事商標侵權區分開來,該定義分配適當的打擊假藥犯罪所需的威懾等級,與造成的公共健康危害相稱。至關重要的是,定義與商標侵權相異的假藥只會增加刑事責任違反,在某些商標權侵權實際發生情況下,但不會消除在智財權侵權民事執法的單獨索賠。這個不僅具有消除在當前的定義中由語言氾濫引起的合法學名藥的威脅,還允許智財權所有人受益於附加來自加強刑事犯罪制裁的威懾力等級的益處,且同時維持商標侵權的索賠。第二,實施國際標準將有所幫助補償拼湊規則以及國家之間的差距的問題,從而減少了造假者尋找管制不善的國家作為假藥活動的天堂的機會。最後,從務實立場,採取以歐盟術語為基準將可能會獲得在歐盟成員國的主要參與國的政治支持。

    儘管如此,政治和意識型態上公共健康和智財權領域的鴻溝,仍然甚至是發起一場國際協議對話的主要障礙,更不用說達協議了。因此,利益相關者在討價還價之前,從最新全球倡議的缺點中學習來打擊假藥是至關重要的。在這方面,反復出現的問題是缺乏透明度。例如《反假冒貿易協定》(ACTA),一個創造全球智財權執法機制的跨國條約被寫成,並於2007年至2010年間,由美國,歐盟,瑞士,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墨西哥,新加坡,摩洛哥,日本和韓國秘密談判。雖然只有少數的國家參加了ACTA起草,其影響本來打算是全球性的,而各方則採取更嚴格的標準和執行義務。結果,ACTA已受到公眾和發展中國家的嚴厲批評。這些利益相關者認為諸如“假冒”之類的關鍵術語從未明確定義過,從而威脅到學名藥的獲取。更一般而言,《反腐敗公約》的批評者聲稱該條約是為了迎合具有積極的智財權議程的工業集團,而不考慮公眾的投入。因此,目前只有日本批准了該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