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12月號 道 法 法 訊 (344)

DEEP & FAR

 

 

當世界發生碰撞時:打擊仿冒藥的智慧財產權和公共衛生意涵

 

周大鈞 專利工程師

•元智大學電機學系

•台灣科技大學電子所肄

 

    最重要的是,製藥工業必須更加努力以確保供應鏈安全。製藥業可能被影響而通過侵權系統被影響。以前,製造商可以主張仿冒藥造成的損害是因刑事仿冒乃不可預見的干預犯罪行為而避免賠償責任。但是,2011JohansenBaxterHealthcare Corp.案已發出信號,即製藥公司對其供應鏈必須採取注意的護理標準發生變化。約翰森起源於2007年百特血液稀釋劑肝素受到污染。具體來說,在2007年,在收到多例服用肝素後出現過敏反應的患者的報告之後,科學家發現肝素的API已被過硫酸鹽硫酸軟骨素污染,其為具有模仿肝素的抗凝血特性的合成化合物。百特已從中國供應商獲得這些成分,而其先前的品質測試未檢測到污染物。

    因此,百特(Baxter)聲稱有一個身份不明的第三方有意將硫酸鹽引入巴克斯特肝素在中國的供應鏈,從而減輕了百特的責任負擔。但是,原告辯稱百特既可以預見到仿冒因在中國流行而生的污染,並通過使用更好的品質控制流程、雜質識別程序及其供應鏈監督來避免發生。最終,原告在該理論上佔了上風,獲陪審團裁定賠償625,000美元的賠償金。據此,通過誘導製藥公司採用更高標準的關心他們的全球供應鏈,侵權制度有可能阻止仿冒藥物,以及隨之而來的所有知識財產權和公共衛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