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月號 道 法 法 訊 (351)

DEEP & FAR

 

 

第二巡迴解構建築作品的著作權

 

周大鈞 專利工程師

•元智大學電機學系

•台灣科技大學電子所肄

 

  談到建築作品,法院將他們在想法和公共領域元素的使用比作彙編,並引用最高法院在Feist PublicationsInc.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25之裁決。Feist案涉及一項無法著作權保護事實之彙編--電話簿中的名稱和電話並按字母順序列出。最高法院承認彙編可以使用不受保護的元素但經作者對這些元素的原始選擇和安排,而成為可保護的方式。但是最高法院裁定,用於創建彙編之時間、精力、和金錢,不是著作權保護的依據,因此拒絕“額頭的汗水”學說。相反,如著作權法所訂,受保護的彙編包括“先前存在的資料或已選擇,整理,或安排成使結果的作品總體上構成原創作品。

  然而,第二巡迴質疑第十一巡迴將建築作品視為彙編。 Intervest Constr., Inc.Canterbury EstateHomes, Inc.,第十一巡迴論述了所謂的原告建築作品被複製,特徵是否被是不可保護的“標準”特徵或可保護的表達的這個問題。法院指出,所有受著作權保護的作品分為三類-1)用於原創作品的“創意”;(2)在原作品上變體的“衍生”;和(3)為非原作品的內容“編譯”。法院裁定,建築作品屬於第三類,因此僅是有權享有可歸為建築元件原始的“選擇,整理或安排”的“瘦身”保護。最終,Intervest法院裁定:原告房屋設計的任何複製僅涉及標準特徵以標準方式排列,因此沒有不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