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1月號 道 法 法 訊 (355)

DEEP & FAR

 

 

2020-1876-1877-1878號專利判決

 

 

 

吳怡珊 專利二組副主任

·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

 

聯邦巡迴法院解釋說,在請求項的主體中可以找到對前言的限制的進一步支持。每請求項都需要投藥“有效量”的抗CGRP抗體的步驟。聯邦巡迴法院裁定,前言“提供了唯一的衡量標準,透過該衡量標準,實施請求項的人可以確定所投藥的量是否為‘有效量’。”

在解決第二問題時,聯邦巡迴法院同意委員會的意見,即禮來公司沒有證明熟習技術人員將具有成功的合理預期。特別是,聯邦巡迴法院支持委員會的結論,即“所要求的不是所描述的方法實際上會帶來所描述的結果的證明,而是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能合理預期執行所描述方法會帶來所描述的結果的證明。”

 

梯瓦製藥國際有限公司(Teva Pharmaceuticals International GmbH) 訴禮來公司Eli Lilly & Co., Nos. 2020-1747, -1748, -1750 (聯邦巡迴法院(PTAB2021 816)Lourie的意見,BrysonO'Malley協同。

除了前面摘述中討論的治療方法專利以外,梯瓦公司還擁有涉及“CGRP [抑鈣素相關基因]從而抑制其在體內活性的的人源化抗體”的三項專利。禮來公司提交了多方專利審程序(IPR)的申請書以挑戰這些專利中的數個請求項,因其相對於現有技術文獻組合為顯而易見的。專利審判和上訴委員會同意禮來公司的觀點,認為被挑戰的請求項因顯而易見而為不可專利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