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月號 道 法 法 訊 (372)

DEEP & FAR

 

 

Personalized Media Communications, LLC v. Apple Inc.案摘要

No. 2021-2275 (Fed. Cir. (E.D. Tex.) Jan. 20, 2023)

Reyna作成,由Chen偕同,Stark持不同意見

 

周鐸蓁 專利一組主任

•台灣大學農業工程學系

•成功大學醫學工程研究所

 

 

PMC控告蘋果侵權關於加密技術之專利,且此案付諸庭審。陪審團認定蘋果的FairPlay系統侵權且以合理權利賠償金損害賠償判給PMC超過38百萬美元。地區法院接著在數個剩餘爭點(包含申請懈怠)上進行法官審理。法院基於申請懈怠而認定PMC的專利無法實施,因為PMC已經實施不正謀略來延伸其專利權,這等同於專利制度的過分濫用。

 

為支持該裁定,地區法院認定專利申請人在申請期間的延遲依整體案情是不合理且無可辯解的而且認定存在歸因於延遲的損害。具體而言,PMC已經執行廣泛拖延的申請策略,其包括申請數以百計惱人的“GATT-泡泡申請案、加入數千個請求項、等待八至十四年來提出其申請案、以及等待至少十六年來提交用於審查之所主張的請求項。地區法院也認定損害,因為當PMC首先將所主張技術加到待審查案件的時候,蘋果已經開始發展受控訴的FairPlay系統,而且該專利接著在FairPlay已經成熟為被控侵權之版本的七年後被公告。

 

聯邦巡迴法院維持原判,並判定地區法院在認定申請懈怠上並未濫用其裁量權。聯邦巡迴法院確認與先前案例Hyatt v. Hirshfeld的數個類似之處:法院認定等同於專利制度之過分濫用的不合理以及未解釋的申請延遲構成申請懈怠。聯邦巡迴法院提到此案件非常類似於Hyatt以及先前的案例,且在多處涉及甚至更過分的事實。目前,卷上證明PMC藉由特意地採用以及實施拖延的申請策略(特別是PMC提出其申請許多年後而伏擊像是蘋果之公司)而一貫化其專利制度的濫用

 

法官Stark持不同意見,因為在他看來,蘋果未能證明其在PMC不正當地延遲申請之時期的期間遭受損害。他闡釋:不存在蘋果開始發展被控訴的技術之後由於PMC行為(不論是個別地或作為整體案情之部分)之損害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