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1月號 道 法 法 訊 (379)

DEEP & FAR

 

 

2020-2106號專利判決

 

 

吳怡珊 專利二組副主任

·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

 

聯邦巡迴法院澄清說,“如果本領域技術人員在閱讀參考文獻後不會‘被阻止遵循參考文獻中闡述的路徑',並且不會'被引導到與申請人所採取的路徑不同的方向’,那麼該參考文獻就不算反向教示。”於此,地方法院相信專家證詞,其證明技術人員不會被勸阻而排除所主張的組合。

聯邦巡迴法院也裁定,所謂的非顯而易見性客觀指標不足以反駁顯而易見性的裁決。聯邦巡迴法院駁回了Adapt的論點,即地方法院在討論顯而易見的表面證據後分析客觀指標是錯誤的。聯邦巡迴法院裁定地方法院的分析“沒有本質上的錯誤”。實質上,聯邦巡迴法院認為,地方法院的認定在缺乏無法預期的效果、複製、懷疑和其他失敗等方面並沒有明顯錯誤。

紐曼法官持不同意見,其指出“現有技術中沒有任何教導或建議來使這種成分的組合用於所請求保護的方法中以實現有益的結果。”此外,在她看來,“該記錄不支持地方法院關於本領域技術人員會被激勵”而根據其他兩份參考文獻修改其中一份參考文獻的認定。紐曼法官認為,這是“司法後見之明的典型例子,司法後見之明中發明本身是從現有技術進行選擇的唯一指引。”

()